当前位置:首页 > 警方咨询 > 警营文化

户籍警的情结

发布时间:2016-12-19 15:54 发布者:信建兰 浏览次数:

 

作者:崇信县公安局  信建兰
 
“喂,您是小信吧,以前在新窑派出所办过户口的”,昨日在上班的途中,我急匆匆的脚步被这一声叫停了下来,眼前这个六十多岁的老人我不认识,眼看着我要迟到了,我表情淡然的问她:“是呀,怎么您有事吗” ?几句寒喧后,原来,老人说十几年前我在新窑派出所时为她办过户口,当时她带得户籍资料不全,我热情的接待了她,并帮她补全了手续,我手写的那个户口本,她还保存着,今天她到县上来走亲戚,没想到能碰上我……
聊了一阵后,我加紧脚步,思绪回到十几年的事,时间如流水,它将一名新警从雏鹰的青涩和稚嫩逐渐磨砺成稳重和踏实,雕琢出睿智和冷静,现在的我们,已经被岁月的无情磨去了那份执着与热情,世事的变幻或许再也无法回到从前,亲人的离去让我更懂得活着的珍贵!
记着刚从警校毕业,我怀着无比兴奋的心情到县局报到,当得知我被分到了离县城最远的新窑派出所,我的心情从来没有的低沉,泪水不听我的使唤,奔流而下,我是县局第一下基层的女警,新窑在我的想象中是那么地遥远,要翻山越岭,要长途跋涉……
后来,我当了一名矿区户籍民警,那时公安部要求全国统一换发现在还用的红综色封皮的户口本,新窑辖区人们俗称经济特区,人口多,流动性大,农业人口分散零乱,山高路远,山里人要来所里换户口本,那要费多大的事呀!等到何时换完!春雨泥泞崎岖的羊肠小道,一坑一窝,令我望而却步,无心留意路边的鸟语花香,我和所里几个比我年龄稍大的联防队员上路了,尼龙编织袋装满了沉沉的户口本、常住人口登记表,连墨水瓶也没忘,联防队员小关随水折了一只粗点的杨树枝作拐杖,带头上路了,大家背上都不轻松,从山路下面望上仰视,每个人屁股上都吊着一疙瘩东西,新窑的青泥沟、黄湾那可是太远了,离陕西省的陇县不远,我走不动了,鞋子磨破了脚,早晨出发,过了5个多小时,中午过了才到,村文书的家的土炕头成了我们办户籍的办公桌,大家挥洒着手中的钢笔,核对着户口表,填发着户口本,几个小时过去了,胳膊肘儿抬不起来了,我的新警生活就这样在户口本一页一页的翻过中开始了!
第二天天阴沉沉的,所领导安排我们去寨子村,刚走到半路,老天爷不长眼,倾盆大雨来了,没处躲,为了不让户口本淋湿,我们个个弓着腰,将本本挪到前面,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破旧的土窑洞,快到村口的时候,雨小了,可我的鞋子掉进了泥潭,小高帮我拔出一只被稀泥裹了面目全非的无法装脚的泥包子,到了队长家,我干脆光着脚,开始挥舞了,我的泥包子刷了刷放在了他们家的炕洞里烘着,我真担心被烘没了……..
近20年的警察时光,就这么来也匆匆,去也匆匆的过去了,有泪水、也有汗水,我的岗位从户籍民警变成了治安片警、“110”总机的接警兼机要员,再辗转到档案员,以至现在的法制信访工作者,没有一次次浴血奋战的长途追捕,没有一起起破获重特大案件的成功喜悦,没有数万里的办案行程,也没有融汇成风雨兼程的刑警人生。但我忘不了这段户籍警的跋涉情结,现在想起,倒是很留恋那段亲近大自然,亲近纯朴憨厚民风的日子,真想再到山花烂漫的羊肠小道走走,好好地观赏一下路边令人心旷神怡的风景,四十不惑的我,才明白了“没有比人更高的山,没有比脚更长的路”,经历才是人生的资本。

 

  • 版权所有:平凉市公安局
  • 地址:平凉市崆峒区红旗街145号 陇ICP备11000523号-1